조선전쟁에 참여했던 동북조선인장병들의 최종거취

0 732

中国军队中朝鲜族官兵回朝后的悲惨命运:只有三成定居朝鲜

来源|《史学集刊》杂志2007年03期

作者|金景一

原题《关于中国军队中朝鲜族官兵返回朝鲜的历史考察》,原文注释已隐去

0da98f2736d24d02b2843b5db9c2b55f.jpeg

1949年7月13日,金日成决定将朝鲜师调回国,沈阳师配置在新义州,长春师配置在罗南。同月,166师官兵在政治委员方虎山率领下从安东入朝,164师在副师长李德山率领下从图们入朝。笔者对当事者高判坤(GoPanGon)访谈记录,2000年7月29日于吉林省蛟河县。这两个师编入朝鲜部队前,都加强了干部的军事训练。164师副班长以上官兵150名从新义州入朝,进平壤炮兵军官学校,学习两个月后,去罗南与大部队会合。笔者对当事人金治茂访谈纪录,2000年7月2日于吉林省磐石县。此外,164师还于5月中旬选拔连、营、团级军事干部到东北军区接受军事训练。6月上旬,朝鲜人民军派教官到长春举办干部训练班,对班、排级干部进行正规化训练。临行前,这些部队又补充了大量兵员。1949年7月,吉林省政府和军区指示,补充部队里的朝鲜族战士,仅延边地区一周之内就有1390人报名参军。

164师返回朝鲜时,全师实有人员为10831名,长枪5297支,刺刀3456把,短枪588支,机关枪320挺,重机枪104挺,冲锋枪206支,战防枪8支,自动步枪一支,讯号枪14支,枪榴弹筒32个,掷弹筒67个,六零炮87门,火箭炮3门,迫击炮26门,战防炮12门,步兵炮1门,平射炮1门,机关炮2门,马734匹。166师返回朝鲜时,全师实有人员为10320名,长枪6044支,短枪722支,轻机枪281,重机枪91,冲锋枪878支,卡宾枪2支,讯号枪13支,弹筒69个,掷弹筒31个,60炮91门,迫击炮33门,战防炮10门,山炮3门,马945匹。到1950年,已经南下的朝鲜族官兵开始回国。

1950年1月8日,毛泽东还在莫斯科访问时,苏联外交部致电驻朝大使什特科夫(Shtykov):“林彪曾致电毛泽东称,在人民解放军编成内还有16000余名朝鲜族人,并有整建制的朝鲜族部队,总计4个营、27个连和9个排。在人民解放军服役的朝鲜族指挥员,有师级2人、团级5人、营级87人,以及连长598人、排长1400人、班长1900余人……人民解放军进军华南后,朝鲜族人出现波动,有些人要求回国。由于战争即将结束,林彪表示希望把朝鲜族人合并为一个师或4-5个团,派至朝鲜。”该电还指示什科特夫拜访金日成,了解朝鲜政府对林彪此件的态度。

1月11日,什特科夫回电称,金日成希望把这些部队调回朝鲜,近日内朝鲜将派3名代表赴华,就此问题与中国政府谈判。金日成的意见是:一、把中国军队中这些朝鲜族人按朝鲜部队的编制在中国组成一个步兵师和两个步兵团,其余官兵用于补充摩托车团和机械化师。二、由于朝鲜驻地困难,金日成想请中国政府在1950年4月以前把这个师和两个团留在中国。同日,中共中央转告朝鲜,表示同意金日成的意见。中央军委给四野的电报说:同意四野所有朝鲜官兵返回朝鲜工作,“中共中央已与鲜共中央接洽好,他们即派参谋政治人员三人来中国把部队改编好,于四月间更换夏衣后开回朝鲜,并选一千人先回朝鲜学习机械化兵种”。

1950年1月,金日成派金光侠等人来中国接人,并提出希望能够配备武器。1月底,中央军委下令四野各军和特种部队所属朝鲜族官兵在河南省郑州市集结。到3月初为止,除执行特殊战斗任务者,各路朝鲜族官兵已陆续集结郑州。3月中旬,根据中央军委指示,部队进行改编,成立了独立第15师,全宇任师长,池丙学任参谋长,杨根任政治部主任。全师下辖4个步兵团、1个炮兵团和工兵营、通讯营、反坦克营、警卫中队、野战医院,师级机关有政治部、参谋部、供给部。团级以上干部均由第四野战军司令部和政治部任命。在郑州市广场召开了第15师成立大会,四野政治部主任邓子恢参加大会并讲了话。会后还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独立15师战斗力较强,其中立大功以上者2000多人,授予“英雄”称号者100多人,且85%以上为中共党员。由于独立15师成立时在南方的部队未赶到,实际成立时只有3个团。后赶到的部队是47军中的朝鲜族官兵。3月24日,这支部队到达元山。

据当事人回忆,朝鲜族官兵回国的要求十分强烈,他们多数人都认为,中国革命胜利以后,自己应继续完成朝鲜的革命,解放还在美帝殖民统治下的半壁江山。笔者先后访谈了41名回国的朝鲜官兵,其中21人说当时回国的目的就是要去解放南朝鲜,32人认为李承晚就是朝鲜的蒋介石,必须打倒。接受访谈的大部分人都说,当时在朝鲜族官兵中要求回国去完成朝鲜革命的呼声甚高,还发生过一些集体要求回朝鲜的事件。笔者2000年对41名当事者访谈记录。

在朝鲜人民军中的朝鲜族官兵

返回朝鲜后的官兵随即编入了朝鲜人民军。原164师返回罗南后整编为朝鲜人民军第2军团第5步兵师,下辖第10、11、12步兵联队和1个炮兵联队,原164师副师长金昌德少将任师长。原166师返回新义州后整编为第1军团第6步兵师,下辖3个步兵联队、1个炮兵联队,原496团、497团、498团分别成为第13、14、15联队,原166师政治委员方虎山任师长。在郑州成立的独立15师(原156师),整编为第一军团第12师,全宇任师长,原15师下辖3个团分别成为人民军第30、31、32步兵联队和1个炮兵联队。原47军下属由朝鲜族官兵建立的独立团改编为人民军第1军团第4步兵师第18步兵联队。此时,在朝鲜人民军中,师、旅长以上干部,全部出身于原东北抗联和延安义勇军。

回国后的朝鲜族官兵,随即被要求办理转党手续,即由中国共产党党员转为朝鲜劳动党党员。据一些当事者回忆,开始很多人对转党表示不理解,有情绪。后朝鲜中央请中共方面派人去做工作,才使转党工作顺利进行。笔者对李石勋(LeeSekHoon)访谈记录。李原是47军140师419团2营营部通讯班战士。

朝鲜战争爆发后,由164师改编的人民军第5步兵师沿东海岸南下,占领江陵后遭遇美海军舰炮阻击,损失重大。7月底进军浦项地区,与第12师协同作战,同韩军3师和首都师展开了一个多月的激战。9月下旬美国仁川登陆后败退,剩下3000余人编入第4军团。原166师改编的人民军第6步兵师,攻占开城、江华岛、金浦、金浦机场。后沿着西海岸经忠清南道西部占领全罗道的木浦、光州、顺川后,迂回南海岸进军庆尚南道河东、晋州地区。进攻马山时遭遇美军第25师的顽强抵抗,与美军对峙一个多月。撤退时兵力损失近半,后到慈江道整编,以该师为基础组编成第5军团。曾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41军联合作战。由独立15师整编成的人民军第12步兵师,一部分参加攻占春川的战役,后进攻洪川、元州、忠州、丹阳,越过竹岭进军庆尚北道,7月底攻占安东。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所受损失重大。原47军辖下朝鲜族官兵组成的人民军第4步兵师第18步兵联队,参加攻打汉城的战斗,并首先从北部攻入汉城的中心地区。三天后,该部渡过汉江经水源南下,在乌山歼灭美军史密斯大队,在朝鲜战场创下首次打败美军的纪录。其后又参加了解放大田的战斗,被人称为所向无敌。联队长张教德提升为师长,但尚未赴任就牺牲在平泽。后来该部队参加洛东江战役,在战斗中损失惨重,撤退后编入南浦地区第4军团。

这些在中国转战南北、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部队,在朝鲜战争中屡立战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7月5日,在占领汉城的战斗中建立卓著功勋的步兵第4师被金日成命名为“汉城第4师”。7月23日,金日成发布命令,特别嘉奖金雄、李权武所率部队的贡献突出。[39](P72)7月26日至8月29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授予“近卫”称号的部队有7支,其中从中国返回的部队就有4支,即第18联队、第4步兵师、第6步兵师和第10步兵联队。此外,方虎山于11月15日被授予共和国双重英雄称号,而获此荣誉称号的包括方虎山仅三人。第12步兵师被授予一级自由独立勋章(1951年5月2日)。

战争结束后,据不完全统计,回国的4万多朝鲜族官兵在战斗中牺牲的约30%,被俘的约20%,余下的约30%定居朝鲜,20%自战争结束至1957年陆续返回中国定居。举一例,1982年黑龙江省五常县共有45000多名朝鲜族,其中有209人为战争后返回中国的朝鲜族官兵。按人口比例估算,回到中国的朝鲜族官兵大概有10000人左右。1981年曾调查过返回中国的朝鲜族官兵,当时生存的大约有6000人。

据朝鲜目前已公开的资料,到战争后期和战后,从中国返回朝鲜的一些主要领导人命运各有不同。除姜键(姜信泰)、张教德等在战争中牺牲,武亭因“不执行军令、战斗指挥不当、犯有军阀主义”,于1950年12月被撤职,1951年在平壤病故外。金枓奉任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昌德任总参谋部干部局局长、总政治局纪律委员长,全宇任第5军团长、副总参谋长,池炳学任军团长,朴孝三任第9师师长、副总参谋长,李益成任总参谋部队列补充局局长,朴勋一任党中央农业部长,王之任任第6军团长、副总参谋长。朴一禹因“反党宗派活动”于1955年12月被罢免。方虎山战后任人民军陆军大学校长,受朴一禹事件牵连而退役。原朝鲜独立同盟的崔昌益(时任副首相)、尹公钦(时任商业相)、徐辉(时任劳动相)等人于1956年因“宗派事件”被免职。

从以上历史考察中可以看出,中国东北朝鲜民族的出现,是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特别是日本在东北亚发动侵略战争造成的历史遗产,而这种特殊的历史环境造就了东北朝鲜族双重国籍的特性,也构成了朝鲜族部队形成、改编和回国的复杂背景。在抗日战争和中国内战中,中朝已经结成革命纽带和情谊,这就使得朝鲜族部队在朝鲜需要的时候回国成为情理之中的事情。况且当时在中国东北的朝鲜人既然事实上具有双重国籍,那么他们在自己愿意的时候回到朝鲜也是合乎法理的。

目前披露的俄国档案证明,平壤第一次提出以武力统一朝鲜半岛是在1949年9月,但遭到莫斯科的严厉制止。1950年1月17日,金日成再次提出只能靠军事行动解决民族统一的问题,斯大林1月30日复电表示同意。因此,第一次决定朝鲜族官兵回国时(1949年4月),无论金日成还是毛泽东都没有要向南方发动战争的意图(那时美国还在南韩有大量驻军),平壤加强军事力量的目的主要是防止南方的北进。第二次朝鲜族部队回国是林彪提出的,其原因主要在于中国战事已经结束,军队将要面临大规模减员,而朝鲜族官兵多有思乡情绪。那时,毛泽东和斯大林的意见还是一致的,都认为不能用军事手段统一朝鲜。尽管不久后斯大林改变了主意,但毛泽东直到5月14日,即第二批朝鲜族部队回国近1个月后,才知道斯大林已经同意了朝鲜的计划。因此,以朝鲜族官兵回到朝鲜为根据指责中国参与了朝鲜战争的策划是毫无道理的。

번호 제목 날짜 조회
510 '조선족 호칭을 수치가 아닌 영광스럽게 여겨야' 11.28 198
509 조선어,어떤 진통 겪고 있으며 나갈 길은 어디에? 11.12 269
508 동창모임, 이제부터 생산적으로 해보자! 10.30 289
507 ‘檀’청춘들, 중국조선족청년발전촉진회로 희망의 닻을 올리다 09.28 336
506 록색박람회 '남의 잔치'로 돼야 하나 09.21 333
505 중국조선민족사학회 2018 학술년회 및 임기교체대회 개최 07.03 745
504 조선어 언론매체 관계자들이 한자리에 모였다 05.09 333
503 연변 출신 대학생들에게 보내는 편지 02.14 465
열람중 조선전쟁에 참여했던 동북조선인장병들의 최종거취 01.30 733
501 2017년 천진시 조선족 사회발전 세미나 개최 01.27 461
500 조선족대학생들, '조선족의 문제점'을 짚어보다 12.12 492
499 조득현과 박용환으로부터 본 중국조선족예술무용의 형성과 발전 10.20 1133
498 박건일과 최소화의 연변에 대한 따끔한 지적 09.19 460
497 [한중수교 25년과 조선족] ⑤ "유목민적 공동체" 전망과 제언 08.21 517
496 [한중수교 25년과 조선족] ④ 동북 3성엔 '공동화 현상' 08.21 489
495 [한중수교 25년과 조선족] ③ "정체성이 경쟁력" 성공스토리 08.17 487
494 [한중수교 25년과 조선족] ② 밀집형→네트워크형 사회로 08.17 479
493 [한중수교 25년과 조선족] ① 동북아 3국으로 '영토확장' 08.17 437
492 2017 중국조선민족사학회 학술심포지엄 개최 07.10 523
491 ‘상합발전’, 조선족기업의 침체국면을 타개하는 '처방'이 될가 05.15 521